欧阳雅轩

聊将锦瑟记流年。

存档灵魂:





沉 睡 的 人 们


【西班牙】阿莱桑德雷


迷人的夜晚,在鸟群中

是什么声音在天空甜蜜地歌唱着姓名?

醒来吧!没有阴影,没有命运,

一个月亮在朦胧中歌唱或呻吟,回忆着你们。

一个被光芒刺破、被斧头砍伤的天空

下着金雨,没有星星,用血液在一个身躯上滑行

一种命运发出的揭示在召唤

总是在蓬勃的天空下熟睡的生灵。

醒来吧!是世界,是它的音乐。请听吧

大地在警惕地飞翔,陶醉于色彩、欲望,

赤裸着身体,没有衣裳,光芒四射,

空中酒神的女祭司显露美丽的心房,

蓝色的血管,丰腴、闪光。


看!你们没看见一条迷人的大腿在前进!

一个胜利的身影,一件布满星星的盛装

拍打着星球蓝色、湿润的风

重新奋飞发出吱吱的声响?

你们在夜里可听到一声呼唤?啊,熟睡的人们

全然听不见赞美的诗篇?举起甜美的酒杯;

啊,亲爱的星星,天上的美酒,将你们


我的嘴唇会永远将你们吮吸,我的喉咙

燃烧着你们的智慧,我的眼睛闪着温柔的光芒。

啊,熟睡的人们,死去的人们,完结的人们,

整个夜晚闪烁在我的身上,照亮你们的梦乡。

全部的疯狂给我,还有你们全部闪光的花边!


但是,不,你们死一般的沉默,宛如岩石的月亮,

在地上,不声不响,没有坟场。

幕帐、羽毛、月光的夜晚

带着你们,没有埋葬的人们,在空中飞翔。


赵振江 译


存档灵魂:





我 喜 欢


【俄】巴尔蒙特



我喜欢、喜欢这世上毕竟还有痛苦,

我将它编织成童话般美妙的花布,

更把他人灵魂的颤栗在梦里织出。


我笑对一切——无论它是疯狂还是屈辱,

抑或是欺骗或极端的恐怖。

我往壮观的龙卷风里扬着纷扬的渣土。


我耻笑妇孺们的口头禅——"可恶"

在我身上有一只好幸灾乐祸的蜘蛛,

在我的话语里有一个谜它十分严酷。


啊,它创世的智慧是何等深刻,

绵密的蛛网看上去又是多么壮阔,

就连它网住的苍蝇也玲珑剔透。


泥淖里生出的花朵分外娇艳,

断头台上的血迹比所有花朵都红得耀眼,

而死亡,不过是一幅绘画最美妙的情节。


远远地看不清是哪一朵花。
只是向左向右。

非常开心呦,原因不只是看到了挠痒痒的小可爱~
(咦,无法添加位置有点尴尬)

昨日的悠闲,今日把自己扔进疾风。

这首曲子,
天生适合单曲循环这个选项吧。

树林和树林里的精灵。
她大概是树精,毕竟很娇小……

闲云:

在清溪老师指导下拍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