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阳雅轩

聊将锦瑟记流年。

扑克牌有自己的秘密,还没有全部告诉我啊,你。

存档灵魂:





如 一 个 人 听 雨


【墨西哥】帕斯



倾听我如一个人听雨,

不专注,不分心,

轻盈的脚步,细薄的微雨

那成为空气的水,那成为时间的空气

白日还正在离开,

然而夜晚必须到来,

雾霭定形

在角落转折处,

时间定形

在这次停顿中的弯曲处,


倾听我如一个人听雨,

无需倾听,就听见我所言的事情

眼睛朝内部睁开,五官

全都警醒而熟睡,

天在下雨,轻盈的脚步,音节的喃喃低语,

空气和水,没有分量的话语:

我们曾是及现在是的事物,

日子和年岁,这一时刻,

没有分量的时间和沉甸甸的悲伤


倾听我如一个人听雨,

湿淋淋的沥青在闪耀,

蒸雾升起又走开,

夜晚展开又看我,

你就是你及你那蒸雾之躯,

你及你那夜之脸,

你及你的头发,从容不迫的闪电,

你穿过街道而进入我的额头,

水的脚步掠过我的眼睛。


倾听我如一个人听雨,

沥青在闪耀,你穿过街道,

这是雾霭在夜里流浪,

这是夜晚熟睡在你的床上,

这是你的气息中波浪的汹涌,

你那水的手指弄湿我的额头,

你那火的手指焚烧我的眼睛,

你那空气的手指开启时间的眼睑,

一眼景象和复苏的泉水


倾听我如一个人听雨,

年岁逝过,时刻回归,

你听见你那在隔壁屋里的脚步么?

不在这里,也不在那里:你在另一种

成为现在的时间中听见它们,

倾听时间的脚步,

那没有分量、不在何处的处所之创造者,

倾听雨水在露台上奔流,

现在夜晚在树丛中更是夜晚,

闪电已依偎在树叶中间,

一个不安的花园漂流——进入,

你的影子覆盖这一纸页。


董继平 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