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阳雅轩

聊将锦瑟记流年。

凌晨的火车外面。
终于到了安徽。
灰蒙蒙一片,难以看清远方的山石草树,只有铁轨悄无声息地趴在那里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