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阳雅轩

聊将锦瑟记流年。

那朵花,死掉了。
“花死了,种子还在呀”
所以没有人去关心那朵死去的花。
“会有的”

评论

热度(1)